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
返回首页
[上海文汇报]向老外讲述“唱念做打”
2012-11-05 17:22:13
7,846 次浏览
来源:上海文汇报
编辑:人大新闻网

旦角口中的夫君、我夫、郎君……一个husband(丈夫)就能囊括吗?如今,京剧经典剧目首次有了系统英译版—— 向老外讲述“唱念做打”

本报驻京记者 王乐

这几天,92岁高龄的翻译家、北京大学教授许渊冲特别高兴。手捧刚付梓的“百部中国京剧经典剧目英译系列”丛书,他难掩欣喜之情。“这是国内首次把京剧艺术系统而成规模地译成英文,希望外国朋友都来看看这套书!”

丛书主编、京剧艺术家、中国人民大学国剧研究中心主任孙萍兴奋不已。“10年前,我在耶鲁大学给美国大学生讲课时,发现图书馆里找不到一本介绍京剧的英语原版书。”她给学生留作业,学生们无奈地问:“老师,该上哪儿找参考资料?”

如今,经过几年努力,第一辑丛书的10册本问世,不少翻译家和艺术家松了口气。“且慢激动呵!要让老外理解啥是‘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’,啥是‘唱、念、做、打’,绝非易事,更别说国剧背后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精粹了。”专家说,要把本国文化中最精微的情感传递给老外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
先“内语翻译”再“外语翻译”

丈夫、夫君、我夫、郎君……京剧唱词念白中对情人与丈夫的称谓,英语里似乎只有一个husband(丈夫)与之对应,还有没有贴切的表达?……翻译过程中,如是问题接踵而来。

“对白是戏曲的魂,理解其语境最不容易,这是京剧久难全面英译的瓶颈。”孙萍说,用husband把我夫、郎君等笼统囊括,老外也能听懂,但不同称谓表达的感情色彩被屏蔽了。根据不同剧目的情节与人物关系,专家们绞尽脑汁、翻遍20多种词典,确定了husband、lover(情郎)、sweetheart(甜心)等10余种不同的词汇。

汉语表达所承载的京剧空间感,让翻译者头疼。比如,《大登殿》中简单的一句“参王驾来,问王安”,经京剧行家解读,读出了两个空间概念。原来,剧中“参王驾来”表达的是在殿外准备参拜君王的情景,顺次一个舞台过门再到“问王安”,表示的则是已经在殿内参拜。“照字面译肯定缺了时空间,但是不直译,显得冗长。最终还是直译,很有些遗憾,这也许是京剧本身不能为外人道的魅力吧。”

孙萍分析,中国独有的京剧艺术,在西方文化中没有完全对应的事物。英译剧目,戏曲研究与翻译团队缺一不可。“别说我们和老外有理解隔阂,团队成员间也有跨界沟通问题。京剧表演术语,先由戏曲专家向翻译专家阐释明白,再由翻译专家讨论。整个翻译环节是先有‘内语翻译’再有‘外语翻译’,前者比后者重要得多!”

最难传递的是“言外之意”

将京剧剧本或研究书籍译成英文,过去有过尝试。但此次10部剧目,并不只是唱词念白的简单译介,而是遵循文学剧本、音乐乃至表演动作、舞台美术等兼顾的综合记录——每个剧目独立成书,单个剧目的中文部分细分为剧目赏析导读、文学剧本、曲谱(含五线谱和简谱)、穿戴谱等,每册书附录京剧艺术概述,一出“立体”的京剧跃然纸上;翻译专家把这些详尽的内容译成英文,再佐以大量剧照图样,力求弥补前人或太简约、或多有错讹的缺憾。

“1930年代,梅兰芳把《霸王别姬》和《贵妃醉酒》带到英国,在当地大受欢迎。”许渊冲教授说,那时梅兰芳就开始尝试将京剧艺术背景、脸谱、穿戴等分别绘成图样译成英文。遗憾的是,梅兰芳演《霸王别姬》时未把曲词翻成英文,英国观众难以欣赏……

“这次完全不同,团队中有业内最优秀的老中青三代学者,不仅用英文为京剧作了‘包装’,还特别对一些跨文化阐释中不易达意、会引起误解的内容,作了字斟句酌式的辨析。”让老先生印象最深的一次讨论是《霸王别姬》中“力拔山兮气盖世”的翻译。“‘力拔山兮’不就是‘用力气把山拔了’嘛,可译成‘力量大到移山倒海’,又过于夸张。细细推敲,‘力拔山兮’并非把山拔起,按常理山是拔不起来的,必须推倒、推翻。所以,‘山’不是真正的山,而是压在老百姓头上秦始皇专制统治的大山。”

许渊冲说,翻译团队试图告诉老外“言外之意”:两千年前,楚霸王对秦战争中出现的推翻专制王朝的思想,在京剧艺术中早就有所体现。

走出去,缺的不只是翻译文本

京剧经典有了英文版,专家们既欣慰又焦虑:面向越来越多对中国文化充满好奇的老外,如何用他们一目了然的语言文字精确地译介中国文化精华?“武术为啥说成Martial(好战),馒头为啥译成Steamed Bread(蒸面包),京剧为啥是Beijing Opera(北京歌剧)?直接用Wushu、Jingju等拼音表达,岂不更好?”

在海外演出时,孙萍看到不少蓝眼睛、白皮肤的普通观众对京剧感兴趣。一交流才知道,老外觉得京剧的服饰、人物很美,但美在哪里,说不上来。一次在意大利表演,谢幕时有观众跳上舞台,摸着孙萍戏服上的绸缎,激动道“我看到上帝啦!”孙萍一时语塞,不知如何应对。

“眼下,既谙熟传统文化,又能用老外理解的语言、深入浅出传播译介的人才实在太少!”在她看来,了解中西文化差异的行家,多未体验过京剧表演,翻译的精彩程度会打折扣;京剧理论与表演高手,跨文化表达能力又较弱……更棘手的是,国内目前这方面的师资不多,培养的人才数量有限,与未来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将迎来更多表达自己的机会相比,成了巨大的反差。

据了解,在首辑10册书之后,百部经典剧目英译本将陆续出炉。专家说,“传统文化要真正走出去,还需要时间!”

原文链接:

[上海文汇报]向老外讲述“唱念做打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