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
返回首页
吴玉章与华北大学
2020-11-26 10:07:23
182,086 次浏览
来源:前线杂志社微信公众号、香山革命纪念馆
编辑:陈 思逸

吴玉章同志是我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教育家、历史学家和语言文字学家,新中国高等教育的开拓者,中国人民大学的首任校长。早在上世纪40年代,他就同董必武、林伯渠、徐特立、谢觉哉一起,被誉为“延安五老”。毛泽东同志曾这样称赞他:“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,不做坏事,一贯的有益于广大群众,一贯的有益于青年,一贯的有益于革命,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,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呵!”

(图中人物为年轻时期的吴玉章)

(革命家、教育家吴玉章担任过鲁迅艺术学院院长、延安大学校长、华北大学校长、中国人民大学校长。作为一校之长,坚持每周给学生上课)

南方的炎热征服不了我们革命的决心

西北的风沙阻挡不住我们前进的步伐

……

1949年7月31日,北平华北大学操场上人山人海,红旗招展,这里正为即将走上各条战线的5000余名学员举行毕业典礼。吴玉章校长站在主席台上,勉励他们在实际斗争中锻炼自己,完成新时代的新任务。学员们听着老校长的教诲,心潮澎湃。看着他满头白发、瘦削沧桑的面容,一幕幕辛苦操劳的画面又浮现在他们眼前。

吴玉章是著名的革命家、教育家,主持创办过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、成都高等师范学校(今四川大学)、延安大学等多所学校。1948年5月,为迎接全国解放和成立新中国,中央决定由华北联合大学和北方大学合并组成华北大学,校址位于河北正定,任命吴玉章为校长。

(图为华北大学负责人合影)

吴玉章当时年近七旬,有严重的肛肠疾病。周恩来担心工作繁重,怕他身体吃不消,亲自写信征求他的意见:“玉章同志:为加强华北大学领导并便号召起见,中央与华北局商定拟请你担任华北大学校长,范文澜、成仿吾两同志为副校长,不知你愿意接受这一职务否?”

吴玉章读过信后,立即回信表示接受中央的安排。他认为,办学校是为了振兴中华,提高民族文化素质,为国家培养人才,这是一个极其光荣而伟大的任务。从此,他全力以赴,组织学校筹建的繁重工作。

(华北大学是中国人民大学前身。图为华北大学毕业纪念章)

1949年4月,华北大学校部迁入北平。根据中央要求学校多招收平津地区青年学生的指示,吴玉章刚进北平,立即组织人员在《人民日报》刊登招生简章,深入北平各大中学进行演讲,号召广大青年、学生报考华北大学。在他的努力下,学校从学生报名、考试、体检、出榜到报到,前后10天左右,就从平津等地学校学生和社会知识青年中招录了大量学员,加上从正定校区进北平的教职工在内,师生员工近2万人。

招生规模扩大,各种问题接踵而至,尤其是住房方面困难更大、更紧急。吴玉章日思夜想,夜不能寐,疾病也严重起来,疼得他站立都很困难。他拖着疲惫的身躯,多次去刘少奇、林伯渠、谢觉哉等处汇报情况,争取中央和各部门支援,最终选定在铁狮子胡同、府学胡同、海运仓等地安置新学员。

(1948年8月24日,华北大学举行了隆重的开学典礼)

这些地方远远不能容纳这么多师生,他把副校长成仿吾、范文澜,教务长钱俊瑞等人召集起来研究。吴玉章说:“北平的房子实在紧张啊,住不下这么多人。大家想想还有什么办法。”成仿吾回答说:“北平校区人多拥挤,需要把学生安置到别处去。”吴玉章听了大家的主意,缓缓地说道,北平的学生必须分流出去,正定老校区人员较少,地方也大,可以接纳一部分学生;天津距离北平较近,可以动员学生去那里学习。他们觉得吴校长考虑得周全,纷纷点头同意。他们最终决定利用正定老校区房屋,同时在天津建立分校,除北平校本部安排5000多人外,分流到正定、天津分部各4000多人,暂时缓解了办公、教学、居住用房紧张的状况。每当有学员去分部学习,吴玉章总要到车站送行,嘱咐他们好好学习,争取更大的进步。

(1949年春,华北大学学生在河北正定校区集会表决心,要随军南下,解放全中国)

学员住房问题解决了,教学管理工作成为他考虑的重中之重。特别是针对建校初期出现的一些自由散漫、无组织无纪律的问题,他要求各部门坚决杜绝。有一位老师因为错过公交车上课迟到10分钟,吴玉章知道后,在干部会上批评了他。有人不理解,觉得吴校长小题大做,为这个老师抱委屈。会后,吴玉章把这个老师请到自己办公室,认真地听完他的解释。吴玉章严肃地说,作为老师,就要给学生做表率,严格要求自己。你自己迟到10分钟,看似时间不长,但影响很大。我们培养学生任务虽然很重,但很光荣,就要坚决完成好党交给的任务。这位老师认识到自己忽视课堂教学纪律的错误,汲取了教训。在吴玉章的严格管理下,学校课堂纪律很快好转起来。

吴玉章认为自己作为一校之长,就要处处做示范,每周坚持给学生上课。讲课前,他要提前查阅大量资料,亲自写出讲稿,还邀请有关同志商量修改,从不因自己资格老、革命经历丰富而有丝毫懈怠。课堂上,他给学生们讲授中国近50年来波澜壮阔的民族与民主革命运动史,用自己丰富、曲折的人生经历教育学生。他有时慷慨激昂,有时语重心长,每当讲到革命斗争遭遇重大挫折时,他会不由自主地哽咽起来。学生们深受教育和感染。

提高教学质量,需要有高质量的教材。华北大学成立不久,很多课程没有教材,部分教员的讲稿质量也不高,甚至有些教师上课须临时准备内容。吴玉章对各教研室送来的每一份讲稿,都认真细致地审看,反复推敲。1949年8月,他要求学校中共党史教学组组长胡华尽快完成《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》的编写,以适应开展教学工作的紧迫需要。胡华每写出一篇,即送吴玉章审阅。他百忙中挤出时间详细审看初稿,认真核算文中引用的数字,指出许多错误之处。他送给胡华自己的新著《新文字与新文化运动》作为参考资料。

1950年2月,经过吴玉章多次修改、校正,胡华终于完成《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》。后来,这本书成为青年学生了解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历史的普及读本,被认为是新中国第一本用马列主义、毛泽东思想指导编写的中国现代革命史。

(图为华北大学部分毕业学员合影)

华北大学从创办到结束,仅仅存在一年多时间,却为党培养输送了近2万名干部。他们在各自不同的战斗岗位上,为新中国的诞生和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,其中司局级、地市级以上干部就有几百人,高校正副校长几十人,文化艺术界人才灿若群星。这些卓著的成绩与吴玉章校长的艰苦付出是分不开的。

1949年12月,党中央决定以华北大学为基础合并组建中国人民大学。吴玉章在做好华北大学结束工作的同时,又投入到人民大学紧张、繁重的筹建工作中去。

谢觉哉在祝贺吴玉章70岁寿辰时,曾赋诗:“况有三千诸弟子,东西南北立功勋。”这既是对他的热情称颂,也是他奉献党的教育事业的真实写照。

(来源:《老一辈革命家在香山》 执笔人:张惠舰)

原文链接:

前线杂志社微信公众号 东方红啦|《老一辈革命家在香山》连载:华北大学迁北平后,2万师生教学用房告急!满头白发、年近七旬的校长吴玉章拖着病体四处找房……

香山革命纪念馆|专家文库 | 吴玉章与华北大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