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网首页 人大主页 数字人大 校长信箱 广角 部处 院系 校园 校务 交流 学者 学生 学术
返回首页
[CCTV央视新闻]逆行、闯红灯……外卖骑手为何屡屡违章?平台是否需担责?记者调查
2021-01-31 09:24:23
754 次浏览
来源:央视新闻
编辑:闫 冰珏

如今,每天数以百万计的外卖骑手在路上奔波,方便了人们的生活,但也对社会交通造成影响。

下午一点钟,在北京市海淀区四道口路与学院南路交叉的十字路口,这个骑手直接从道左拐进非机动车道,逆行前进。

另一个骑手从右侧快速切入机动车道,差点与正常行驶的汽车撞在一起。半小时时间内,有交通违法行为的骑手至少达百人。

市民 张超:我今天遇到一次,我倒车的时候正往后倒出来,他(外卖骑手)突然就蹿过去了,把我吓一跳。

市民 刘云:他们开的这种车可能不太有声响,就突然蹿出来,(司机)万一看不到那不就(撞上了吗),这种还真是让人挺后怕的。

外卖骑手对交通社会安全造成的影响,已经成为不容小觑的社会问题。截至2020年12月28日,上海公安部门共查处快递、外卖骑手各类交通违法行为4.3万余起;涉及快递外卖行业的道路交通事故423起,造成7人死亡,347人受伤。深圳自加大查处力度以来,全市2020年共查处电动车交通违法37.3万宗,其中送餐外卖电动车违法7.1万宗,同比上升1042.11%。

违规又危险 外卖骑手为什么还要这么做?

骑手们违反交通法规的同时,自身其实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危险。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?

外卖骑手 小杨:比如说这段他要上楼,等电梯时间特别长,送到后面的订单可能超时,需要上楼的时间系统没规划进去,它就是算直线距离,所以有些时候就一下就来不及了。

外卖骑手 小张 :超时罚钱,然后退单罚钱,罚钱太正常了。你拿一个两个是不着急,但是你送的多了,那肯定着急啊。

外卖骑手 小鲁 :这两天系统派单特别乱。打个比方说在这接单这来个(距离你)1.5(公里)的,然后另外一单蹭一下就跑到5公里之外去了,它距离相差太大,给的时间不够。

外卖骑手 小李 :保证自己安全我才能多赚钱,但是都会投机,99.9%都会默许地闯一下。我可能闯一下,我下一单就能多接一单。?我这样理解,平台已经把能规避的责任都已经规避出去了,你愿意多挣钱你自己抢,大部分是自己想挣钱的欲望推着往前走。

多数骑手与平台无劳动合同 保险自己买

平台对骑手的这种管理机制会让骑手自发地想要更快一些,送的单更多一些。这里面是不是存在诱导性的因素?外卖平台与骑手之间又是什么关系?

外卖骑手目前分为 “专职”和“众包”两种。专职骑手占少数,与加盟商或劳动派遣公司签约,有少量保底工资,部分人有劳动关系保障。绝大多数骑手属于“众包”,就是兼职,他们以个人方式参与平台配送,按单赚钱、自配保险。

外卖骑手 小李:我们也会买一些保险,保险也是自己交,但是保险有一个赔付范围,(超出保险范围的)赔付也是自己掏。而且你这一单可能因为摔车了送不了了,(给平台)赔付肯定还是自己要担的。

记者随后拨打了多个外卖平台客服电话,这些平台客服称:众包骑手服装、保温箱、交通工具都需自行解决。与平台关系以“服务合作协议”为准,不是劳动关系,不签劳动合同。

工作安全保障由商业保险负责,骑手每天从自己收入中缴纳三块钱作为保险费。而一旦外卖员出现意外,唯一的安全保障,是自费购买的意外保险。

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郭延虎:骑手在APP上注册账户时对于平台提供的格式协议只能点击“接受”才能注册成功,而对于协议的内容是没有修改和谈判余地的。根据法律规定:提供格式条款一方不合理的免除自己责任、加重对方责任、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,该条款无效。

骑手存在交通违法行为,外卖平台极少承担责任。骑手送外卖过程中出现意外,通常也只是由保险公司理赔。记者调查中发现,虽然平台对外卖骑手的配送时间要求和事故概率之间存在因果关系。但因派遣雇佣关系的多样性,骑手配送过程出现的事故,平台责任如何界定,依然是一个争议性的问题。

专家:平台需负起责任!

绝大多数骑手工作安全保障由商业保险负责,一旦外卖员出现意外,唯一的安全保障,是自费购买的意外保险。那么,外卖平台就真的能置身事外吗?

对此,专家表示,对于骑手,平台应该提升监管,强化管理,也可以从技术层面限制外卖小哥接单上线,减少外卖骑手交通违法的可能。

中国社会保障学会秘书长、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 鲁全:平台要对他们进行交通安全交通保护意识的强化培训,甚至设置一些外卖小哥的接单上限,从各个方面强化管理。?我们看到有些地方有这样的试点,如果外卖小哥违反了交通(法规)的话,那么可能要处罚平台或者平台可能要为此承担一定的责任,我觉得这在学理上和在法理上也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要罚外卖骑手 也要罚相关平台

面对外卖员交通违法这个社会问题,全国各地交管部门也想了很多办法。除了交管部门加大对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行为的处罚,他们同样也希望相关的外卖平台在解决这一问题中,起到更重要的作用。

浏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车辆管理所所长 黄文星:(一年内)外卖小哥初次违反交规,比较轻微的我们主要是采取文明劝导、发朋友圈警示的方式进行处理。违规两次以上,我们除了对其进行处罚以外,还要通过其所在的平台督促单位做出其他处罚(甚至将其劝退)。

在湖南浏阳,交管部门认为,平台应该承担起安全主体责任。他们督促平台加强管理,交警上门宣讲,并设置专门的安全督导,引导外卖员遵守交规。骑手交通违法到一定上限将被劝退,平台也会面临着无人可用的状况。

2020年12月28日,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《上海市非机动车安全管理条例(草案)》(修改稿)进行审议,对外卖小哥拼命赶时间送餐等均有涉及。此次立法对企业平台明确提出了:“企业要监督骑手使用悬挂专用号牌的车辆”“督促骑手行驶时佩戴安全头盔,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、法规”等要求。如果平台时失职,将面临着最高50万的罚款,并被停业整顿。

浦东公安分局率先为辖区快递外卖装上“号牌”——每位快递外卖骑手工作时必须穿上有唯一编号的反光马甲,以便民警、电子监控设备识别。一旦查实违法行为,民警可通过此前推出的快递外卖记分管理平台进行记录、扣分。

上海浦东交警支队车宣大队民警 朱融雪:企业不能把这些经济收益的风险转嫁到小哥身上,我们还是希望通过立法或者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让这些企业、这些平台来承担更多的交通安全管理的主体责任。

外卖平台和外卖小哥为我们提供了便利的服务,但这些决不能以牺牲公共交通秩序作为交换,更不能损害路上的行人甚至是骑手自己的安全利益。

除了交通部门以及外卖小哥自己,我们也希望外卖平台在杜绝这些交通乱象的过程中,更多地参与进来。

如何让外卖小哥的社会形象和他们的辛勤成正比,如何让外卖平台企业真正成为百姓心中优质高效的服务提供者,还需要做更多努力。

[CCTV央视新闻]逆行、闯红灯……外卖骑手为何屡屡违章?平台是否需担责?记者调查→